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臻工博客

老顽童

 
 
 

日志

 
 

大人物又说要子女“远离政治”想忽悠谁?  

2015-04-24 21:56:53|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近日新京报对刘少奇女儿刘爱琴采访报道,她说:“活了大半辈子,也没真正地懂政治,希望我的孩子都远离政治,平安开心地生活。”

    使我想到两个问题,其一,“远离政治”这话相当耳熟,很多贪官,大人物都说过的。这“中国政治”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玩意儿?其二,这些人如此爱拿这连自己都不信也做不到的话来说事,是说给谁听?其目的居心何在?  

       记得我泱泱大国堂堂铁道部部长大人大贪官刘志军去年东窗事发身陷囹圄逃不过去时候,接见儿子时,报载他交代儿女,要远离政治;

       可百姓都记得,他在身居高位大权在手炙手可热时候,和所有贪官一样,都在忙不迭的弄权捞钱搞女人罩着儿子家族大发其财,那是洋洋得意如鱼得水游刃有余不亦乐乎,从来没有说过我们伟大的中国特色政治有哪一点不好,或者会给他们自己和家族、儿女带来什么一丁点的“不平安、不开心”。相反,诸多贪官们倒是无不发自衷心也是忠心的赞扬夸奖说,中国有世界上最好的政治体制。

  做一套说一套,不知道,这算不算《甄嬛传》里那句名言表达的,是“贱人就是矫情!”呀?

  异曲同工的是,文革中东南某省份某县一位官员(当时叫“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被革命群众批斗戴高帽游街并下狱时写了一首诗,曰:

  慈母倚门老泪流:儿子何罪当街游?

  劝子劝孙农为业,政治生涯勿沾边。

  诗的末了,似乎领悟到真理一般,又不约而同的归结到要子女不要去搞政治

  据说就是这个不希望后辈从政,要远离政治的刘爱琴的父亲,当时国家主席刘少奇,当年说过和刘爱琴同样的话:当他知道自己势败无可挽回时候,曾经老泪纵横的哀求老毛,说自己愿意自行退出政治舞台不再搞政治了,只求带着一家老小回老家农村去当农民种田终老一生。可想而知当然的被伟大领袖婉转的拒绝了。

  所以,看来呀,这些人说的什么要子女远离政治的话,都是以退为进言不由衷极端虚伪的假话鬼话。无非是骗骗善良的中国傻帽百姓博取同情的老把戏罢了。就拿前面说的那个文革中写诗的官员,据了解,其文革后不仅官复原职还提拔到异地当更大的官,照样的“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连带儿女家属都得到许许多多的好处,也没听说他的子女真的去当了农民和远离政治呀。

  既然他们自己都知道所谓“远离政治”是地地道道骗人的谎言,为什么又一而再再而三老爱拿出来说道呢?我们细细想来,大致可以明白,他们除了以退为进,韬光养晦,博取同情外,其实还是说给老百姓听的,他们要的是布衣小民“远离政治”,就是不要像区伯那样自己过得紧巴巴还去关心政治监督官员使得官员很难堪,以至于不能恣意妄为。

  所以,对现在大媒体很多文章与报道,只能当做看戏了却,千万不可信以为真。因为,中国这块古老的土地上,脑残傻逼已经够多了,犯不着再添加一个。要不,就难怪某些官员们会像对待区伯那样欺负起百姓来轻车熟路还爱理不理的,那“牛逼”,真是一拨更比一拨的强了!

 

附新京报采访报道:   

  4月15日,俄罗斯驻华大使杰尼索夫代表俄总统普京,向32位苏联卫国战争(1941-1945年)做出贡献的中国公民颁发“伟大卫国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奖章。刘少奇长女刘爱琴是其中一员。近日,新京报对话刘爱琴,耄耋老人追忆自己在苏联战乱时期度过的青春岁月,以及作为刘氏长女所亲历的时代起伏。

  88岁的刘爱琴精神头儿不错,一头银发梳得整齐妥帖,衬衫搭配西装马甲,没有一丝褶皱。

  晚年的她,著书追忆父亲、参加纪念活动,但更多时候,她过自己的生活。

  回想多年前的文革,父亲孤独地死在开封,哥哥刘允斌在铁轨上结束了生命,弟弟入狱,铁窗内被折磨得近乎精神失常,对于她自己,第二任丈夫也在最艰难的时候离开了

  新京报:父亲被批斗后,你在内蒙古的生活也受到了很大影响?

  刘爱琴:那当然,街上很快贴大字报说我是苏联特务。1967年初就不让我工作了。我被隔离,造反派让我交代问题,他说父亲6次叛变,至少4次我都知道。我说我不知道,他们就打,打得我牙出血、腰也坏了、小便失禁。后来又把我送到工厂打扫厕所

  文革中我前夫和我离了婚,他后来去了东北,三个孩子也没人管,那段时间非常痛苦,牵挂父亲,也牵挂孩子们。

  新京报:坏消息一个接着一个?

  刘爱琴:先是哥哥刘允斌,他和我一起在苏联长大,是个特别刻苦的人,也最听父亲的话,一辈子都一门心思做核研究。1967年,他在包头市北的铁路上卧轨自杀了。

  接着是弟弟允若,文革一开始就被关了,关了8年,整个人生都毁了。出来没几年就死在自己独住的农家小院里,很惨。

  最后是父亲,1969年11月,他死后两三天,有人悄悄告诉我,你父亲死了。

  新京报:你并不认同哥哥结束生命的方式?

  刘爱琴:个人有个人的选择,他内心承受得太多了。很多人问我怎么熬过来的,具体我也说不出来,但那时就是有个念头——不能死。那些人诬陷我父亲和家人的(内容)我一个字也不信,我坚信真相总会大白,我得等那一天。

  新京报:会愿意小辈们从政吗?

  刘爱琴:不愿意。我父亲以前总说我不懂政治,活了大半辈子,我也没真正地懂政治,我也希望我的孩子都远离政治,平安开心地生活,就很好了。

  评论这张
 
阅读(70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