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臻工博客

老顽童

 
 
 

日志

 
 

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之二:(傅一河)我鄙视自身的奴性  

2013-02-10 10:59:59|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图片

      新春座谈会,多年望而莫及,今年应邀出席,百感交集,我鄙视自己:不愿聆听,不屑笔记,不愿发言,而溜之大吉,拿了50大洋出场费,惭愧。

我是怕一激动一冲动一感动说出真话,割卵子敬神,神得罪了,人割死了。

多年来,我有一种毛病:如果在大会上受表扬一次,就象吃了“伟哥”顶天立地;如果参加了一个座谈会,仿佛就享受到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政治待遇。我鄙视这等心理:借领导的重视来壮大自身的实力,惟恐受人轻视与排挤。即使这样,我还是被人出卖过,甚至卖了个好价钱,出名,得利,升官。而我惶惶不安,如鲁迅笔下的孔乙己或祥林嫂……

欲做“家奴”而不得,我鄙视这种心态。

这个毛病,是我自己造成的,是领导造成的,还是制度造成的?不究根源,而陷于自怨自艾、自暴自弃,陷入“与人奋斗”的窝里斗,正好中其下怀——中国人天生不配民主,后天做不了公民,只能“被代表”、“被人管”。政客与戏子如是说。

人年轻,输得起,东方不亮西方亮,黑了北方有南方。大半辈子过去了,我换了几个地方,哪里都是一个样,三次跳槽变跳蚤。于是忍气吞声,忍辱负重,巴不得早一天退休,不再受那鸟气。其实不然,人近老年,越发害怕失去,老年时期的失去才是真正的失去,一去不返。这种失去是无可奈何的,任何力量都无法抗拒,一输再输直到撒手而去,那种接近死亡的气息与感受,即便是身有感受者也难以言传。

一个人的内心要怎样的强大,才能初衷不变、本色不改、素面朝天、特立独行!

我读了多少书,见了多少人,他们要思想有思想,要才华有才华,却既不得好活,也不得好死?为什么?这个体制伤人,伤心;这个世态杀人,杀真理,杀常识。还有多少知识分子,真正守住了精神家园?还能站起来说,我是一个人,一个大写的人?

今天,几十万就可以腐败一个官员,一个公务员的编制就可以夺走匹夫的志气;民间盛开恶之花,堂堂院士无人格。

因为没有政治的独立,没有思想的独立,没有经济的独立,权力成为这个社会的唯一标准。它决定了一个人是好人是坏人,是红人还是黑人,是安居还是逃亡与上访……

 国家统计局称:中国的基尼系数2012年为047,但是老百姓不相信。大到国家的各种指标,小到各个部门的指标,老百姓都不相信。这是不相信官方统计的数字,这也可以说是老百姓不相信政府。这是中国目前最大的危险。
      据说,中纪委称,去年11月中旬以来,大陆45个大中城市出现一股抛售豪华住宅、别墅等新动向,且部分业主为公务员。这条消息被“辟谣”人家说从来没有发布过这样的消息。但全国人民都知道,网络上爆出的“房嫂”“房叔”“房祖”却是有名有姓有鼻子有眼儿有根有据不是一辟谣就不存在的。这条消息是真的:仅2012年中秋和十一期间出境的公职人员,有714人确定为外逃。2010年,中国非法外流资金为4204亿美元。2011年另有6020亿美元资金非法流出中国。之前10年中国总共流失2.74万亿美元,且流失还在。那是谁的钱?

呜呼,当我患得患失,宠惊辱怨时,人家早就不在这个国家里玩了。我们还在粪坑里蠕动,自以为得意。虽然,今天没有人再高喊“我是革命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搬进大厦不骄傲,搬进厕所不悲观”,但是那种深入骨髓的“家奴”意识依然根深蒂固,为参加一个座谈会而激动不已,为分得一羹而沾沾自喜,为领导给了一副好脸色而暗暗得意,为失去一个领导的信任而以为到了世界末日。

我看到一则资料,引录如下:

《宣统二年正月大学堂员生弁夫等薪响草册》记载:京师大学堂监督(相当于系主任)月薪公银180两(相当于180块银元);教员月薪最高公银100两,最低50两。这等工资是同时代官府衙役的几十倍到几百倍。打个比方,一位大学教授的月收入可以在北京买一座四合院。

           1927年蒋介石成立南京国民政府后,大学教授的薪水为400-600元(相当于现在的18000元),副教授为260-400元,讲师为200-260元,助教为100-180元。而当时北京四合院一个月的租金不过20元,北京一个四口之家,每个月60元就可以维持正常的生活,上海100元就可以。

如果我拿着这么高的工资,还参加什么座谈会?

自由自在自潇洒,自有尊严在人前。我们中间有多少人,也许会象民国时代那一批“有趣”、有“骨气”又“好玩”且学问深厚之人,有时如孩童般天真,对世事常有惊世骇俗的作为。呜呼!这种人今天已经死绝了,没死的仅知其名,有的时候连名字都不让你知道。

《荷塘月色》语:“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都没有。”一个官员财产申报制度都不敢真正实行的国家,人民有多大的希望?一个连“裸官”都不敢拿下的政府,谈“老虎”“苍蝇”一起打,是不是笑话?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