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臻工博客

老顽童

 
 
 

日志

 
 

临近过年说年关  

2013-01-06 12:20:10|  分类: 人生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上就是蛇年春节了,似乎人人都说过年好,殊不知对许多普通百姓来说过年就如同过关,年越是临近心理和精神上的压力就越大,怎么都没有节日那种释怀轻松的感觉,所以古来就有叫过年为“年关”;

小的时候就常听大人们讲:过年是给孩子们过的,对于大人们来说就是过关。那时并不明白大人们说这话的含义,感觉大人们不可思议,热热闹闹、开开心心地过年,怎么是过关哪?你长大了,经历了无数个不同环境下的过年,亲身感受了筹备年的过程,才会逐渐明白了大人们曾经说的话的含义。

孩子们过年自然是快乐的,特别是我们童年的那个时代,生活很清苦平时的快乐时光并不多,只有到过年了,可以吃好的,穿新衣裳,大人们还能给点压岁钱买鞭炮吃零食。小孩子满街地玩耍,走东家串西家观赏着各家自己扎的样式各异的彩灯,嬉闹着有时忘却了吃饭,好不热闹。幼小的心灵里没有烦恼,没有苦楚,有的只是欢乐。也只有到了过年的时候,我们才有这样美好的时光,有时前后一闹就是一个月,兴趣仍然不减,过了十五了才依依不舍地告别欢乐。就是到了现在,过年也仍然是孩子们的天地,平常学校功课重,作业多,过年了起码可以放下好好玩玩;

但对于大人们来说过年是不轻松的,在过去的年代里也很难快乐起来,就是偶尔脸上露出的笑容,也隐隐地带着苦涩。一忙、二累、三消费,是现在人们对过年的感觉,过去还不仅仅这些。到了年关,大人们要想办法给跟自己苦了一年的孩子们,创造一个快乐的氛围,吃的也好、穿的也好,这些都需要钱,可那时缺的就是钱,哪家都不宽裕,即使手里有俩钱,还要考虑一年的生活,因此就苦了大人们,既要绞尽脑汁算计好,还要尽量把年过好,真是不容易啊。除了这些,有钱没钱都得给长辈拜年,给小孩发压岁钱,走亲访友见面礼礼,那一项都不能空手啊。还有更难的,一年里假使哪家里有点天灾疾病的,在亲戚朋友手里借了钱,到了年关也必须想办法还上,国人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就是所欠的债是不能拖到来年的,除非极特殊情况,再说了,哪家也都等钱用。这些都压在大人们的肩上,到了年关,能不是在经受煎熬过关吗?

如今社会进步了,可比以前竞争越来越激烈人际关系越来越复杂腐败也越来越盛行,有多少人要在过年这个喜庆的日子里,忙着算计着要去看望这个上级那个领导,给他们请客送礼,不管是情愿的还是不情愿的反正都要去做,就像刘大脑袋说的:那是必须的;而且你要算准了,一个也不能少,如果漏了一个,那就惨了,人家会以为你对他特别不敬,以后你就不愁没有小鞋穿了;领导常有派别,你还得各派都送到,不然就会被划线,变成是某领导的人;小青蛙得罪哪只水牛都要被踩扁的呀;对有些人来说,这一关比哪一关都难过,请客送礼可不是件容易的事,要趁人家时间看人家的脸色要卑躬屈膝低声下气,不是谁都能做得来的,而且送的礼还要是人家喜欢的需要的,现在特别是领导什么不缺,买什么礼物好可是个高智商的难题呀;

当然如果你不求“进步”升级(这样的人不多),心甘情愿一辈子只做个一般职员,也可以什么礼都不送。但人生在世有许多责任过年也不会悠闲,敬老人看望长辈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家家自然都是应该走到的。下一代孩子们小,现在过年太格式化,小孩子玩的空间太小,总要为这幼小的精灵想想找点乐子,让孩子开心点啊------,过年了长长短短的哪样都得想到,大人操心的事情能少吗?,还有譬如亲戚、朋友、关系户等,形形色色许多应酬造成人们疲惫和身心憔悴不可估量,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要兼顾,对于他们来说不但透支着金钱,还透支着他们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尺度;中国式的过年可谓千古流传,钱多钱少都是你追我赶相互比攀,明知是陋习可又积重难返更是增添了过年的难度。本来应是欢乐的节日倒好比去闯漫漫雄关;难怪很多人都说现在过年怎么就感觉不到轻松和快乐呢?过年放了几天假却比平时上班工作还忙还累呀。

尽管这样,人们对过年还是抱着欢迎的心情,毕竟过年给孩子们带来了欢乐;毕竟即使不讲吃穿,一年下来也只有这个节日长假一家人可以不约而同的团聚畅叙亲情;毕竟一般职工过年还可以得到或多或少的过节费;而真正怕年关的是那些低收入甚至没有收入的特困农民农民工、下岗失业工人,贫病孤寡老弱人群等弱势群体,由于贫穷,岁末年初时节往往造成他们心理上的更大恐慌;在这些人中又数孩子和母亲最为悲苦;
    据不完全统计,
在中国有4200万贫困人口,其中至少有1100万是贫困母亲;中国每年至少还有100万儿童因家庭贫困而失学;她们大多生存在石山区、深山区、荒漠区、黄土高原区和库区、滩区,地域偏僻,交通不便,信息闭塞,经济落后,生存条件极为恶劣。贫困母亲当中80%以上是文盲,50%患有各种妇科疾病。
    譬如在
云南,山区八道哨村的一位贫困母亲,穷的时候买不起一双袜子;一个叫杨会的母亲家里只有0.7亩坡旮旯地,年收成苞谷150公斤土豆600公斤,到4月就没得吃了靠借粮生活。她公婆去世还欠下2000元债,还不上就去卖血。可到了血站却卖不成。卖血需要身份证杨会没有。办个身份证要20块钱那是她家一个月的生活费她都办不起。
     有一位
把卖血当作副业的母亲祝贤美。卖血要到县里的血站去舍不得花车钱,总是一大早起身带上一个熟土豆或者苞谷团子走到县城去。到了县城已经天黑,住的是住摆摊用的木板搭的床一夜3元。卖血一次得60元再走回家。有时抽完血头晕无法走路坐车花掉15元,带回家的钱就只剩35元。她连续3年靠卖血谋生,最少的一年卖了4回

    在贵州贫瘠的山区,很多家庭人均收入不足400元;他们吃那不叫粮食的杂粮,几年下来就一套衣服淋雨了连换洗的都没有。他们每天只能吃两顿饭——午饭和晚饭,而且伙食很简单花样几乎不变,每天都是煮土豆和水煮菜。平时根本吃不到肉。
图片

图片

图片


    -------- 

    
这些人就这样少吃缺穿饥寒交迫挣扎在生存的边缘;而城市里下岗失业工人收入极其微薄生活拮据难捱;还有那些残病鳏寡老弱人群他们生活状态也十分可叹;到了过年外面到处鞭炮轰响热闹红火更反衬出家里破败简陋残羹剩饭形单影只冷落清苦?年关对他们无异就是一个折磨和大难关;当那些权贵与豪强们端坐豪华酒楼推杯换盏一顿年饭钱足够他们一年生活费用时候;谁留意这歌舞升平锣鼓喧天特色讴歌表象下面有多少不幸的弱势群体正焦虑不安万般无奈苦苦煎熬呢?眼前这亘古神州龙蛇混杂共同撑持着的这片天地里,现代世界多彩多姿而人们所看到的颜色却各不相同,
有人看到的是五彩缤纷的绚丽,弱势群体眼前则是灰黑无光的黯淡拥有同样的天空却无法享受同样灿烂的阳光。这种天壤之别在过年时不是最能体现的淋漓尽致吗?

过年在普通人来说有烦恼毕竟也有开心和幸福,而面对利益集团对弱势群体的掠夺,面对官场普遍的腐败,面对日趋严峻的贫富差距,面对社会不公、司法不公造成的人心向背道德滑坡,面对分配制度不公造成的富人与穷人,官员与平民的对立,造成的城市与农村,沿海与内地,大城市与小城市之间的巨大反差!面对社会正义得不到伸张、腐败得不到惩处、民间疾苦得不到关怀,面对从上到下的投机作恶、掺杂使假、坑蒙拐骗、权钱交易、勾心斗角、恃强凌弱、唯利是图、尔虞我诈以及意识形态领域充斥的谎言、欺骗和盲目的歌功颂德这样的现实,不知道有多少人会象著名记者闾丘露薇在年终博文里那样自问一句:“当我知道不幸福的人很多的时候,我假装看不到,那我的幸福是真实的吗?”

过年过年何时不再是年关;

过年过年愿普天大众尽开颜------。图片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