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臻工博客

老顽童

 
 
 

日志

 
 

过年好,最好是儿时  

2013-01-03 10:10:23|  分类: 人生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得在儿时,春节是一年中最为期盼的日子。只要一入冬,天天掐着指头倒记时,等待春节的到来。

      以前的过年好,很大原因是以前贫穷,平常物质匮乏,缺衣少食,而到了过年,哪怕多穷,都要想尽办法尽可能吃好,起码得给孩子们买套新衣穿穿;国人讲究期盼,讨采头,杨白劳买不起衣服,也要给喜儿买条红头绳,讨个喜气,希望来年过得好些;我一直记得小时候,大年初一一觉醒来,床头小椅子上总会放着一套崭新的衣裤,高高兴兴的穿好,喜气洋洋的出门;

     所以“过年好,最好是儿时。除夕团圆饱佳肴,初一热闹试新衣。能不心欢喜。”当年穷乡僻岭的孩子们就更是盼着过年,能吃顿好饭,穿件新衣,就已经心满意足,欢喜无限了。
 

    过年蒸糕取其蒸蒸日上的吉庆意思,在过去是家家必不可少的;我最喜欢我外婆和我妈做的罗卜糕、芋头糕、马蹄糕、年糕了,由于选料讲究,制作精细,无论在外观和口感上都远远优于现在饭店和市场的制作。临近春节前几天就要蒸糕了,外婆和母亲手脚麻利忙里忙外,屋子里热气腾腾香味四溢,让我和姐姐弟弟都象小馋猫一样,围着那高高的大锅上好几层的蒸笼傍转来转去。图片

尽管母亲告诉我们这年糕是要到过节才能吃的,我和姐姐弟弟还是经常熬不住,年糕一熟,总要趁母亲不备,悄悄将蒸笼的一侧抬起,用根本顾不上洗的手在糕底部偷偷挖出两三小块,然后将油花花的手在衣服的腋部擦一下欢喜的呼啸一声,跑出厨房到没人地方分着吃了,那份特有的心满意足就不用提了。图片

有时候没那么幸运被发现了,小手被捉,“啪”的一个轻拍,挨了一下不疼不痒的惩罚。窜出厨房时还不时回头看着未得手的猎物,心中也同时庆幸春节中有不责罚孩子的旧习俗,逃过一劫;

春节蒸年糕总是一蒸好几笼,可以吃到一两个月的,对小孩子来说,整个正月,玩一阵,吃一阵,别说多惬意了;不过,不论是吃到满嘴留香的蒸糕,还是成为未得手远远望着酸葡萄的小狐狸,那种春节间的兴奋和期盼绝对是在糕之外的。

现在的人生活好了,却越来越懒,年糕、罗卜糕、芋头糕、马蹄糕超市可以方便买到,肚子都是饱的也吃不了多少,就没有人会自己去蒸了;买来的各种年糕味道不如以前不说,家里过节蒸糕那种忙忙碌碌喜庆洋洋热气腾腾的的节日氛围再也找不到了;

在城市过年越来越没年味儿大概是由于城市化冲淡了传统的过年习俗吧,加上小家居和生活方式的急剧改变,原来那种大家族阖家团圆的热闹气氛就打了很大折扣;现代化正在无形中麻木人们的亲情并悄悄地摧毁那种原始的幸福感;

即使这样,在国人心目中,过年的重要性仍然没有任何其他节日可以取代。但问了很多朋友,对春节的安排也无非是一家人上饭店聚一聚,在家里吃一吃。平时吃得好,天天都是年,过年吃已经不稀罕;新衣服也没有几个人会在春节特意去穿,可以说,春节虽近,但春节真正的文化内涵和它所带来的喜庆,对国人来说,已渐行渐远。
   
    回忆儿时春节的红火热闹,让我既感到春节的魅力,又让我感到几分惆怅和遗憾……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